李翔宇:落雨•听 雨

2019-12-22 21:22栏目:新甫京企业
TAG:

喜欢落雨季节。落雨季节更喜欢去听雨。

文/萧让

窗外滴答滴答下起了雨,透过窗户,我看到了雨洗刷着路边一棵棵柏树,苍翠的柏树挺立着,任凭雨水的冲刷,洗去了近一年的尘埃。近一年里老天是很吝啬的,一直迟迟不下雨,几棵柏树几近枯萎。六月底开始下起了雨,这下天空如漏了一般,毫不吝啬,一下就不会停。总没有晴得很好的天气,每天里晴一会儿下一会儿,让人心里总不是滋味。衣服也总是换来换去,下了冷,晴了热。我每天听着雨睡觉,听着雨做事,听着雨吃饭,听着雨听歌。歌和雨混在一起,我不知是听雨还是听歌。

这几天每次饭后,我都会安静地观看一会儿窗外的雨,透过雨看到对面邻居家里的墙,已经被雨水打湿的墙面,好像顽皮的小孩儿故意尿湿了的一片。

雨渐渐小些,沙沙地敲打着树叶,我看到树叶的欢笑,听到树叶的欢歌,仿佛在婆娑起舞。而我此刻却没有往昔的好心情,久旱逢甘露,不止万物高兴,我也很高兴。可这雨下得时间太久了,给人的感觉怪怪的,不是高兴,而是增添了一些愁绪。下得时间久了,觉得不再是甘露而是苦水了。到处的洪灾,冲毁房屋,冲走人畜。雨水真的不公平,该下的时候不下,不该下的时候拼命地下。

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,落到地面上的每一个角落。我心情莫名的忧伤起来,逐渐被连日来的阴雨绵绵的天气所覆盖,整个人也变得不爱说话。

我看着窗外,心里一点点的愁绪,我不知道我想什么,我不知道我要什么,我不知道我将会怎么样?......

空气中微带一丝凉意,感觉到这个冬天已经提前到来了。窗外的冷雨,嘀嗒嘀嗒地下个不停,已经一天一夜了,这个中秋节注定要在阴雨绵绵当中度过。

听着雨声,仿佛听到我的心声,滴答,滴答,沙沙,沙沙,如一曲跳荡的歌,她在歌唱生命,她在歌唱新生活,她在歌唱祖国,她在歌唱万物的生机勃勃......愁绪渐渐一点点消逝。

冰冷的雨,下在城市里,滴落在人们的家中,有的人已经抱怨糟糕的天气,在道路上的人们更是遭殃了,一个个都成了落汤鸡,交通也因大雨堵塞了,总之,雨在城市人的眼中是一个不好的东西。

听着雨声,我的思绪飞扬,我仿佛到了大草原,任我驰骋,任我飞舞,任我歌唱...........

就像艾青说的“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,永不止息。”雨可不管你高不高兴,它现在的的确确是正在下着。

听着雨声,看着雨滴,远山的朦胧收在眼底,那是一种怎样的美——云雾缭绕、轻烟飘舞、若隐若现,如少女的含羞,如闺妇的面纱,大自然赋予人们的不仅仅是人们索取的物,还有她的美,学会欣赏美的人才会对于自然地恩惠给予回报。

冷雨,仍旧继续下着,但却不像刚才那么单调,开始有了变化。它时而大,时而小,时而急,时而缓。下得大时,它犹如一位威严的君王,对不服从它的人大声怒吼着;又似一个高大的巨人,似乎要把天地的一切都吞掉;下得小时,就象一位温情的母亲,用她的甜美的乳汁哺育着她的儿女;下得急时,就犹如我们小时候常玩的炮仗,噼里啪啦、噼里啪啦让我重温童年的旧梦;下得缓时,就犹如一曲轻柔的乐曲,洗刷着人们的心灵,使人们忘记一天辛苦工作,学习的劳累;我被眼前的景色所深深吸引,它仿佛把我带进了一个幻想的境界里。

听着雨声,看着雨滴,我在想,这雨下得那么美,还有谁像我一样地欣赏她呢?

良久,冷雨又变得小了,在朦朦胧胧的空气里,屋外空气逐渐变冷,房子、道路被冲洗得干干净净,干瘪的树木显得枝干虬龙。远处的建筑,被雨水洗尽了身上的尘污,更加高大挺拔。

我是很欣赏她,不知她是否也会这样想...........

秋天的冷雨,就像个脾气古怪的孩子,高兴了就玩耍一阵子,不高兴了就哭闹一阵子。过了一会,大雨又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。这阵雨很猛,猛得可以把道路打得烟尘滚滚。这阵雨也很密,密得可以让人一出门就变成落汤鸡在这阵雨下的时候,大地也仿佛披上了一层白茫茫的纱衣。下雨时的声音,就像山洪暴发似的。这雨,好像许多淘气的水滴在跳集体舞,好像许多乌云在号啕大哭,又好像许多人在天空中用花洒在洒水,既痛快又壮观。

滴答滴答,间歇只一会儿,她又下了起来,好像怕我欣赏不够似的。看来我今天是被这雨缠上了,对着窗户,我继续赏雨............

硕大的雨点降落在汽车车顶,房顶上,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,组成一首动人的摇滚乐,雨点打在盛开的花伞上,嘭嘭嘭的如同敲在一面鼓上!大树为小树当摇铃,沙沙沙沙,在风中扭动细腰与小草、小花一起跳起舞来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新甫京棋牌388发布于新甫京企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李翔宇:落雨•听 雨